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学问 > 风采中核
“我原来是四〇四厂的”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8年09月05日

  这几天,很多中核人的微信朋友圈,都被“我原来是四〇四厂的”图文刷屏了!

  起因:车窗上的一张白纸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8月23日清晨,四〇四进厂通勤列车途中暂时停靠在了嘉峪关站。此时,喀什到深圳的列车正好经过嘉峪关站,这趟列车上的一位阿姨看见四〇四专列后,激动地挥手,还把一张写有“我原来是四〇四厂的”的白纸紧紧地贴在车窗玻璃上。这感人瞬间映入了四〇四专列职工的眼帘,专列上的四〇四职工用手机记录下了这一瞬间。

  这张照片配了一段短短的文字,于8月28日在中核四〇四企业的企业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之后,这篇题目为“我原来是四〇四厂的”的文章,不足300字,却引起了众多四〇四人乃至很多中核人的共鸣。文章发布仅四天,阅读量就超过了18000,而且这个数字至今仍在不断上涨,且下面饱含热泪与深情的评论也已经超过百条。

  留言:核城,不是故乡的家乡

  细细浏览留言区的评论,大家会发现每一条几乎都是以“我也是四〇四厂的”这句深情的话开头的。100多条评论,评论者大多曾是四〇四厂的职工,如今都已经离开四〇四,他们都是把四〇四核城当作了自己最亲的家乡。而这些留言中,也不乏并非四〇四人的中核人,他们为四〇四感动,亦为mobile.348365365.com恢弘的历史和学问而骄傲。

  摘录部分留言,可以从中品读评论者们深邃而细腻的情感。

  施施:四〇四是我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那里的大地留下了我的梦,留下了我拔不出的足迹,留下了我的青春……四〇四是我永生的牵挂!

  Wolf:先父1964年从武昌造船厂来到四〇四三分厂,1978年调到宜昌827。老人家在世时,时常讲起四〇四的往事,对四〇四有很深的感情。向老一代四〇四人致敬。

  我,就是我:四〇四,一生难忘的回忆,这一生,我把青春献给你,用最美好的日子守卫你,此生能和你相伴三年,我终生难忘。一九八六年武警甘肃总队×支队×中队×分厂警卫连,雷红义。

  风清月朗:“我原来是四〇四厂的”,对于大家这些“民品点”的人来说,真是别有一番滋味!请千万别忘了!“我原来是四〇四厂的”!!!

  阿黛:简单的一句话感动了无数人!一种情怀,一种难舍,和对曾经的一切眷恋!四〇四这个保密了很多年的地方,我没有离开过你,一直很爱你!

  老憨:和照片中那位女同志一样,我原来也是四〇四厂的,在四分厂工作了15年多,老伴儿在职工医院工作。为支援三线,我于1978年底调往827。虽然离开四〇四已经40年整,但仍为在那里工作和生活过感到幸福、骄傲、自豪。尽管多次想重回故地,皆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如有可能,一定要回去看看。

  无为:四〇四,千里无啼鸟,风吹石头跑,平沙万里无人烟的戈壁大漠;四〇四,风吹帐篷跑,沙拌饭菜舀,老一辈艰苦奋斗崛起的神秘核城;四〇四,核物理反应堆,原子弹热核弹,让年轻的共和国挺起了脊梁。

  秦之声:我出生在四〇四厂,四〇四有我儿时的记忆。大家一家都是核工业发展的见证人,可以说为了核工业献了青春献子孙。父亲今年七月去世,老人家十八岁去了四〇四,把青春留在了那里。父亲晚年常常提起在四〇四的往事,我想有机会一定回去看看,代父亲寻找一下他老人家常挂念的老上级——严德山伯伯的家人。

  水木客悠:向四〇四致敬!我虽非四〇四的,但总被她的故事和精神感动。

  天猫魔盒 创维音响:我是四〇五厂的,看到也深有感触……

  四〇四人的乡愁

  承载的是中核人60年的付出

  中核四〇四,是1958年经中央专委批准建设的我国最早、规模最大、体系最完整的核技术生产、科研基地。四〇四厂的创建,实现了我国核武器从无到有的历史性突破,为我国1964年、1967年成功爆炸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氢弹做出了无可替代的历史性贡献。

  在这里,四〇四人揭开了我国核武器研制新的历史篇章,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创业历程;在这里,四〇四人隐姓埋名、义无反顾,“戈壁滩上扎下根,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在这里,四〇四人勇斗风沙、苦战严寒,从无到有、白手起家;在这里,四〇四人不等不靠不要,全凭自己奋发图强,克服重重困难,用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证明了中国人的强大;在这里,四〇四人孕育了“同星精神”、“海棠学问”等,用青春和奉献践行着核工业人的使命。

  建厂60年来,四〇四厂向全国各核电企业、核技术企业与科研机构输送核专业(包括核技能)人才一万余名。如今这些人遍布全国各地,身在中核或其他系统。他们中,虽然很多人已经退休,或调任到其他单位,但是四〇四厂在他们身上留下的印记、在他们精神上打下的烙印却永远不会消失。就像照片中的阿姨,大家虽然不知道她的故事,但是在四〇四一定有她最美好的回忆!

  对于曾在四〇四工作、生活过的人来说,提起四〇四,是一种乡愁。而这一广袤而深厚的乡愁,正反映出中核人60年来为祖国强大所作出的伟大贡献。曾经的四〇四人有多么遍布全国,就说明中核人的队伍曾有多壮观。可以说,四〇四核城土地上承载的乡愁有多浓烈,中核人为国报效、无私奉献的情怀就有多激荡。(杨金凤  刘乔)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