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学问 > 风采中核
我国第一桶浓缩铀提取人刘晓波口述实录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8年06月06日

  一头银发,腰杆笔直,精神矍铄,很难相信刘晓波已是一位80岁的老人。正是这位老人亲手提取了共和国的第一桶浓缩铀,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争取了时间,做出了重大贡献。回忆起当年被载入史册的第一罐浓缩铀提取的历史性瞬间,老人在自豪的同时,反复强调:“我很幸运能亲手提取第一桶浓缩铀产品,但这份功劳、这个功勋应属于大家五〇四厂的每一个创业者。”本文以口述实录形式刊出刘晓波与共和国“第一个宝贝儿子”的故事。

  我就读于西安机器制造学校,毕业后,怀揣着对核工业的神秘感和骄傲,走上了核科技工业战线,走进了五〇四厂的大门,一干就是近40年,在这片大红山下扎根、成长、开花、结果。

  西安机器制造学校隶属于第二机械工业部,当年学校的180名学生被分配进入五〇四厂,自西安分批奔赴兰州。1962年,大家坐上向西的列车,经过一天一夜抵达兰州。按照事先指定的报到地点来到兰州市中山路312号。这是五〇四厂在兰州市区设立的一个办事处。从这里到真正入厂,大家这些新兵先后经历了三次保密教育。当时,工作人员告诉大家,如果有人问是什么单位的,就说是甘肃机械厂的;并再三要求,通讯只能用信箱,不能写地址,所从事的工作不能和任何人讲,包括自己的父母和家人;反复强调,要视国家机密为生命,做到守口如瓶,绝不允许有半点泄露。因为我被分配到主工艺车间,是要害岗位,所以保密工作更加重要,要求更加严格,要经过考试合格后方可进入工号。经过这一系列保密教育后,“保守国家秘密,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便在心里扎下了根,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我进入五〇四厂的时候,苏联专家已经撤走了。这对尚未掌握铀浓缩技术的核工业企业来说,无疑造成了很大困难。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也给创业者们提供了一个发挥聪明才智的空间。丢掉了拐杖,反而加快学会了走路。从苏联专家撤走的那一刻起,工厂便及时实施了组织大转变。即由过去倚靠苏联专家的传授、引导和帮助,转为彻底倚靠自己的力量,走自力更生的道路。为了尽快适应这一新的变化和形势,五〇四厂制定了从思想、组织、施工、技术、后勤保障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对策和措施。同时形成了许多激人奋进的口号:“自力更生过技术关”、“稳扎稳打,摸着石头过河”、“要争一口气,造出争气弹”……在广大参建大军中,形成了一股浓浓的艰苦奋斗、刻苦钻研、拼搏奉献、勇于攀登的氛围。正是这种氛围,培养锻造了我的严谨作风和务实态度,让我几十年中不论是在生产一线还是在管理岗位,都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从不敢有一丝怠慢。

  1962年,二机部提出了“两年规划”目标。为了按时拿出高浓铀合格产品,五〇四厂全厂职工怀着为中华民族争气的满腔热情和雄心壮志,夜以继日,排除万难,誓要啃下铀浓缩技术难题这块硬骨头。当时,我参加了工艺装置的启动、调试和主工艺回路的工作。主工艺回路是一个庞大的工作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为了成功贯通生产线,大家在机器的海洋里摸、排、查,并不断地攻克一道道技术难关。1963年12月23日,第五批机组启动成功,标志着工厂具备了投产提取产品的条件。

  1964年1月14日,党和国家盼望已久的铀浓缩投产时间终于到了。班前会庄严肃穆。值班主任和主工艺师要求大家务必以对党、对祖国、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政治责任感,确保投产提取产品的顺利实施和完成,不允许任何岗位、任何环节出现任何差错。大家深感责任重大,深知能否确保产品顺利生产、确保产品质量,关系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能否成功爆炸,为此不敢有丝毫怠慢。

  我首先对现场进行了检查,接着开始连接主产品工艺装置工艺管道的线路。在我连接线路的时候,黄性章站在我身后全神贯注地监督着我操作每一个环节。当高浓铀气体流入产品容器随之冷凝后,过了一会儿,产品分析报告出来,分析结果表明,我国第一罐铀浓缩产品质量完全符合标准!

  我对能亲身参与我国第一座浓缩铀厂创建初期的建设,并能亲手操作提取第一瓶高浓铀产品感到无比兴奋、光荣和自豪。当天晚上,我在日记中写道:“我的这双手同共和国的第一个宝贝儿子之间留下了值得纪念的印痕。”

  提取第一罐浓缩铀的时候觉得世界都停了下来,时间都静止了。当产品经检验符合标准后,这时大家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历经6年的艰苦奋斗,大家终于建成投产取得合格产品,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创造和提供了先决条件,争取了时间!大家每一个人都无比的高兴和自豪!

  如今50多年过去了,每每想起当年那一幕我仍然激动不已,好像又回到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回到那个战斗的现场。(胡春玫)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