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学问 > 风采中核
张世平:国产化核燃料组件从他手中“磨”出
文章来源:mobile.348365365.com资讯宣传中心 日期:2007年10月08日

瘦,高挑的个子,蓝色的工作服,淡淡的笑容,还有一双温暖而粗糙的大手,他静静地站在那里。
  在他背后,一件件大小各异、布满孔洞的管座组件散发着亮晶晶的金属光泽。他拿起一个个不同的组件给大家先容,目光专注地盯着那些凝结着他心血的宝贝,仿佛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担心对着实物说不清楚,他打开车间工作室里的电脑,调出一幅三维App渲染出的组件模型图,用电脑模拟切削演示了管座制造的流程。娴熟的操作让电脑高手也自叹不如。
  他就是中核建中核燃料元件企业全国劳动模范张世平——为我国的核电站“磨”出国产化核电燃料组件的人。
责任篇:
攻克核燃料国产化难关
  1983年7月,当我国自主设计、自主建造的第一座原型堆核电站秦山核电站还在进行初步设计时,原国家计委、原国防科工委就做出了决策:“我国核电燃料元件生产线,1989年底向秦山核电站提供首炉燃料组件。”
  从指令传至建中企业之日算起,到生产出首炉核燃料组件,国家只给了建中人短短3年时间。一位外国核电元件专家当时曾在建中企业工程现场预言“中国要在1988年生产出核燃料元件根本不可能!”
  能,还是不能?这事关秦山核电站能不能按时运行发电,国人和世界都把关注的目光聚焦在了建中企业!
  “能!”一个高挑个儿、脸庞略显瘦削的青年人从建中的镗铣车间站了出来。他虽然衣着随便,有些不善言辞,但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能”,却让人感觉到无限的信任和放心。他,就是张世平。
  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张世平经历过上学、下乡、进厂三部曲。踏入工厂大门后,他虚心向师傅学习,在镗铣岗位上刻苦钻研、默默工作,技术水平提高得很快。不久他便担任了镗工组组长,后又挑起了机加工工段副段长的重担,成为车间镗铣岗位上的技术骨干。为了提高理论水平,1978年,他考入职工工学院,主攻化工机械专业,为今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81年,张世平以优异的成绩从职工工学院毕业,当再次回到他所熟悉的工作岗位时,正赶上秦山核电站燃料组件几大零部件的攻关任务。上下管座是核电站燃料组件骨架的重要部件,其孔、槽密布,结构复杂,要求精度高,加工难度大。更为困难的是,不但没有任何经验和技术资料,而且厂里的加工设备条件极差,根本就不能满足加工的精度要求,几乎相当于无米之炊。
  核电燃料组件国产化这个沉甸甸的责任压在了建中人的肩上。然而多年的磨炼,造就了张世平不服输的性格和铁一般的意志,他铆足了劲要大干一场。
  只有有限的设计图纸,张世平上班研究、实践,下班琢磨、找资料,在他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他编制出整套编制加工工艺;为使厂新购置的立式加工中心尽快投入运行,他边编写调试大纲、操作规程,边组织人员进行设备调试,开车试运行。一次,为了排除加工中心机械手运行故障,他顾不上吃晚饭,干了一个通宵,直到彻底排除故障,才迎着晨雾赶回家。像这样废寝忘食、夜以继日的忘我工作在管座攻关的生产过程中,成了张世平的家常便饭。
  然而,难题又来了。车间现有刀具的能力远远不能满足零部件加工交工时间的要求!怎么办?
  直到今天,车间的老职工们都还清晰地记得一个深深印在他们脑海里的情景——深夜,张世平站在砂轮前,仔细地刃磨着刀具,额头上满是汗水,四溅的磨削火花衬映着他那从容、坚定的脸庞,放出了金色的光芒,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
  刀具“拦路虎”悄悄地退让了。经张世平研究、刃磨出来的群钻不仅大大提高了核电燃料元件零部件加工的速度,而且加工出来的产品质量非常优良,为中国自主完成核电燃料元件零部件加工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
  经过张世平和同事们的艰苦努力,一个个符合质量要求的管座终于展现在大家的面前。1987年8月,秦山核电站燃料组件上下管座顺利通过了部级鉴定。1991年,秦山核电站正式并网发电,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也是我国自主研发的第一座原型堆核电站。张世平和同事们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1995年,由于在秦山核电站核电燃料组件生产中成绩卓越,张世平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
进取篇:
他让俄专家惊讶得合不拢嘴
  尽管赢得了“全国劳模”的荣誉称号,然而,这份荣誉对于不善言谈、为人低调的张世平来说,不仅是一份荣耀,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与压力。
秦山核电站作为大陆第一座原型堆核电站运行发电后,不久大亚湾核电站也发电了,随后岭澳、秦山二期、田湾……一座又一座的核电机组在祖国大陆崛起,为国家的经济发展源源不断地输入强大的核能电力。但是,这些机组各有各的技术特点,各属各的设计堆型,“烧”的燃料组件也差异极大。
  作为国内惟一的压水堆核燃料元件制造企业,跟踪、消化、吸取国际先进核电燃料元件制造技术,开发、研究出具有中国自主特色、各项技术指标达到国际水准的核电燃料元件,是建中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攻克了秦山核电站的组件制造对于张世平来说只是一个开端,更大的舞台在期待着他的精彩表演。
  而此时的张世平,已经从当时一名普通的工程技术人员成为车间技术工作中不可缺少的骨干力量,在零部件加工车间职工的心里,张世平是独一无二的。他不仅负责工艺技术工作,而且从技术图纸的转化、工装夹具的设计,到工艺大纲、流通卡和操作卡的编制以及加工刀具的配置,都进行了优化和创新,使效率与质量这两个生产中的矛盾体得以共同推进。
  AFA2G燃料组件——攻克,AFA3G组件——攻克,VVER1000组件——成功,全M5燃料组件技术——成功……一个又一个高精尖的世界一流核燃料元件管座加工技术被张世平攻克,而攀登的过程,凝结了他咬牙拼搏、不断创新的心血和汗水。
  为实现大亚湾90万千瓦核电站换料元件国产化的需求,建中企业引进了法国法马通技术,对原有生产线进行改造。新的艰巨任务再一次落到了张世平的肩上,1993年,他通过了法语培训结业考试,有幸成为第一批赴法培训的技术人员。在巴黎这个浪漫之都,张世平没有心思去游览闻名于世的艾菲尔铁塔和巴黎圣母院,而是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管座加工技术的学习和钻研之中。短短的三个多月时间,他如饥似渴地学习,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回国的时候,伴随他的没有国外的时装和名牌,而是又厚又重的几大本资料。
  返厂后,张世平未等风尘落定,就全身心投入到管座工艺预试验和产品合格鉴定工作中。在那些紧张的日日夜夜里,他吃在车间,干在现场,常常为了一个程序数据的验证、解决操作人员遇到的难题,从生产岗位跑到计算机室,又从计算机室跑到生产岗位。经过一个多月的拼搏,终于拿出了四套QC放行的管座,顺利通过了法方的鉴定。
  2005年12月,正当建中企业在研制全M5燃料组件的制造时,一年一度的中法核燃料制造技术交流会在企业举行。张世平得知交流中会有管座加工方面的交流,就匆忙赶去。不料,这一去,却让他捡到了宝贝。法方的一名人员在交流中用寥寥数语先容了一种先进的管座加工方法,是当时法马通企业已经采用的新工艺,其中配有两张加工成品的照片,这引起了细心敏锐的张世平的极大关注。
  会后,张世平想尽办法拿到了这两张照片,多年的经验积累让他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2006年,他利用生产间隙时间和已经报废的材料,和同事们一起开始了上管座新加工方法的试验。很快,法方的新技术就被他掌握了。2006年4月,建中企业采用新的工艺路线,进行了全M5燃料组件的生产,加工的44套上下管座,成品率达到100%!
  田湾核电站是我国从俄罗斯引进的先进的VVER型压水堆机组,使用的是VVER-1000型燃料组件。但是,俄罗斯VVER-1000的下格板制造工艺不适合建中企业现有的机床和人员配置,必须重新设计合理高效的VVER下格板的制造工艺。但在与建中企业的多次技术交流中,俄方专家认为重设工艺难度极高。
  然而,当2007年4月俄方专家来到建中企业看到刚刚完成的VVER锥盆孔板和下格板的工艺试验时,他们惊讶得嘴都合不拢——经张世平改进的工艺流程比俄罗斯提供的原工艺的30道工序减少了22道工序,提高效率4倍!他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严细篇:
追求卓越的“技术狂人”
  与现在企业中的本科生、研究生相比,张世平的文凭确实不算高,可就是这样一名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专科生,总能及时地探查到世界核电燃料元件制造的“端倪”,并积极开展研制工作。零部件加工车间的同事说,经常是厂里还没有下达生产任务,张世平对这项任务的研究已经接近尾声了。
  当记者好奇地问张世平:“为什么你总是能对燃料元件加工技术掌握得那么娴熟和细致入微呢?这么强的洞察力从何而来?”他又是呵呵笑了,还是那句口头禅:“这挺简单的呀!”
  对于不善言辞表达的张世平来说,什么技术问题都似乎很简单,然而工友说:“张工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刀具、参数,什么样的工艺用什么样的刀具、设置什么样的参数、经过哪些步骤,他记的比谁都详细和严密!”
  “严”和“细”是张世平对待工作的态度,也是他攻克难关的法宝。他对技术似乎在血液里就有一种特质,这种特质随着血液的流动而遍布全身。他不能容忍在自己的工作领域存在自己不了解的事物,一旦出现,就全力攻克!
  每天,张世平完成了技术组的工作后,最喜爱的就是到生产现场查看情况。每次看到生产线上自己的徒弟们,在从事一种自己不了解的工作时,他从来不会顾及自己的年龄和身份,总是挤到前面:“这是怎么干的呀?教我!”每次发生这种事后不到两天,这些充当了一次“老师”的徒弟们就会惊讶地发现,再干这项工作的时候,张世平比他们还利害!
  张世平不是一个追求时尚的人,可是到了技术组之后,他深深感受到计算机绘图的重要。他从网上学、向同事学,从最早制图需要从菜单中拉出选项到现在已经能够轻车熟路地用快捷键快速制出所需图纸。在张世平的关门弟子杜兵口中,大家听到了这样一件事:一次,他和师傅一起学习三维立体制图App,两个多月后,这位30多岁的本科生却发现自己与师傅的进度相差了许多。用杜兵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刚入门,他已经大学快毕业了。”
  在工作的每一个阶段,张世平都严格要求自己出色地完成自己的角色,车间车、铣、刨、磨所有的机械加工工作他都比较熟悉。在车间技术组时,他负责管座加工技术资料的消化、吸取,生产线技术引导以及加工图纸的绘制等工作,生产线上的员工都说“张工画出来的图大家干的特别顺利。”张世平不仅在设计的时候充分考虑了加工的每个环节,而且只要是岗位上在加工过程中对图纸提出了疑问,他总是耐心地查找资料,进一步优化加工工艺。大家异口同声地称:“张工设计的图纸大家下扳手都十分顺手!”
事业篇:
一年完成两年半的工作量
  张世平是个把工作视为命根子的人,车间的同志对此都有同样的看法。不仅上班时间他来得早、走得晚,就连星期六、星期天,他也经常出现在车间,工作忙的时候更是连晚上也搭进去了。一名倒班班组的女同志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在生产特别忙的那段时间,一天晚上,她接大夜班,却看到并不倒班的管座加工线上亮着灯光。走近一看,张世平正聚精会神地试制新产品,旁边一个铝饭盒里放着两个馒头……
  从1988年初开始,张世平担任了镗铣联合体负责人。他合理安排时间,合理组织生产,带领镗工组、铣工组按计划完成了厂下达的各项生产任务。这一年,他自己完成定额工时4282小时,共加班205天,一年完成了两年半的工作量。
  在车间职工的心里和眼里,张世平每天都忙忙碌碌的,随时都能看到他穿梭各岗位的身影,而且无论他是在休息还是在干什么,只要岗位上有事,即使不是他负责的岗位,他也会在最短的时间赶到现场,帮助大家解决问题。
  1994年7月,建中企业为大亚湾核电站生产首炉燃料组件任务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当时作为零部件加工的三车间形势相当严峻,特别是管座只完成了总任务量的20%。
  在这关键时刻,张世平领头勇敢地接受了任务。八九月间,管座在普通铣床铣削四周工序滞后,严重影响加工中心的生产进度,张世平便亲自上机床铣管座四周。他没日没夜地拼命干,由于超负荷的工作,他累病了,住进了医院。诊断结果是: “心脏早搏二连率”。
  躺在病床上,张世平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在这生产的节骨眼上,我不能丢开工作。”想到这些,他便带着尚未痊愈的病体又回到了机床旁。在他的带领下,全组同志齐心协力,经过90多个日夜奋战,终于提前完成了“大线”管座生产任务。尤其令人欣喜的是,管座成品率比原计划有较大幅度提高,其中上管座成品率提高了12%,下管座成品率提高了25%。这样高的成品率,连对此要求极严格的法国专家也不由自主地竖起了大拇指。
  由于长时间的超负荷工作和加班加点,张世平的心脏出现了问题。2006年的一天,正是车间生产任务紧张和关键的时刻,和他一起在岗位上忙碌的员工发现他突然间脸色变了,头上还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在大家的坚持下,张世平被送到了医院。经检查后,医生严令他卧床休息两周。
  开始的两天,张世平乖乖地听了医生的话,不过他虽然人在病床上,心早就已经飞到岗位上去了。在那边,零部件加工车间现场,两天没有张工的身影出现让大家都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于是,工作间隙,一条条关心的短信出现在张世平的手机上,下班了,车间几乎每个职工都自发地到医院去看他。三天后,张世平再也躺不住了,瞒着医生悄悄地回到了岗位上。当时张世平的形象让大家觉得又敬仰、又好笑,背着动态心电图检测仪的张世平就像背着个炸弹一样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当大家说:“你再这样干活,会加剧病情的。”他只回答了一句:“病就病呗!”
团队篇:
“好人”精神辐射四周
     零部件加工车间的几个班组里,大家对张世平的第一句评价几乎都是一样的:“他是个好人!”那么,张世平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好人”呢?从职工们一句句话里,一个个小故事里,这个“好人”的形象在大家的心中树起来了:有责任心和事业心,敬重科学,待人随和,性格开朗,不计名利。
  张世平是一个辐射体。在采访的过程中,大家感受到,身为全国劳模的张世平带动与辐射作用就像一个发电厂一般,释放出强大的功率。他的精神影响到身边的每一个人,带动着每个人不断进步。
  每天一进车间,他便换上工作服进入生产岗位。工人身上有多少汗,他身上就有多少汗。实践出真知,工作长才干,由于多年来他坚持在生产一线和工人们一道实干,因此车、铣、磨、镗这些活他样样在行。
  现在的管座加工线上,所有的员工都是张世平手把手带出来的,他们承担着核电燃料元件零部件加工三大重要零部件之一的管座加工。耳濡目染、亲密接触,让生产线上的员工不同程度地向着严谨、严细、严密工作的方向行走着。由于张世平的工作习惯,大家也都养成了在工作中敬重科学的态度,更有着一股浓郁的学习氛围。因为他们认为:张工都那么大年龄了,学什么东西还那么认真、那么钻,大家怎么能落后呢?
  不仅是在精神上的影响,张世平将自己所掌握的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于同事。有时,兄弟单位来参加学习,看到他们在这些相对落后的设备上加工出如此精美的产品,在赞叹之余总会询问原因,每每此时,大家都会一把拉过张世平说:“就是他教的!”
  在零部件加工车间干部职工的心里,张世平就好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大家都觉得,生产上出了任何问题,只要有张工在,大家就像有了主心骨似的,问题就一定会得到解决。
  每次看到张世平,他除了一身工作服,就是简单的便装,从来没见过他穿什么名牌;而当他的工作能力被社会认知后,许多家企业提出高薪聘请他跳槽,张世平一一婉言谢绝了,他坦诚地说:“宜宾核燃料元件厂培养了我,我的事业在宜宾核燃料元件厂。”
  大家从张世平时刻挂在脸上的淡淡笑容里,似乎感受到了他内心的丰足与充盈,甚至就连他的心脏好像都是在为工作而完成着每一次跳动。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