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学问 > 风采中核
苏胜勇:为串列加速器燃烧智慧
文章来源:mobile.348365365.com资讯宣传中心 日期:2007年10月08日
清晰的面庞、温和知性的谈吐、亲和的微笑,面对陌生人,苏胜勇显得有些拘谨,这是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核物理所钳工高级技师苏胜勇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然而正是这种不张扬的个性,在操作台上却焕发出无尽的热情。这时,他用严谨的操作、熟练的技术,打磨出一件件严丝合缝的精品零件。无论是在串列加速器检修过程中,还是在组件国产化的研制中,或是在学术交流会上,一向沉默寡言的苏胜勇总能如明星般受人“追捧”。
  如今,谈到我国串列加速器国家实验室,不能不谈串列加速器维修组组长苏胜勇。
精通“十八般武艺”
小时候的苏胜勇就喜欢拆拆装装家里的东西,这种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
  1979年,苏胜勇从海军退伍。退伍前,他一直在部队负责汽车的维修,也学了一手开车的技能。退伍后的苏胜勇被分配到了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因为会开车,他本来可以分到车队,能从事当时非常时髦、让人羡慕的工作。在征求父亲意见时,父亲却希翼苏胜勇去当一名工人,父亲说,工人虽然苦一点,但能踏踏实实做事情。就这样,苏胜勇来到了维修组从事串列加速器设备的维修,在选择工种时,他挑选了钳工。
  苏胜勇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刚进原子能院他就赶上了串列加速器国家实验室的筹建阶段,“这可是能参与加速器的全部安装工作啊!”只有高中学历的苏胜勇为此毅然放弃了报考电大的机会,一头扎进工作中。
  当时,面对尖端设备的安装和维修,从未接触过钳工的苏胜勇心里有点怵。“我打心底里谢谢三位师傅。”年近50岁的苏胜勇回首往事时,忍不住流露出感激之情。苏胜勇的师傅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他一手高超的钳、车、焊技艺。三位师傅教会苏胜勇的不仅仅是技术,“就连加工锤子、圆规这些小物件,到了师傅们手里也是一样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从他们那里,我学会了认真严谨。”于是,同样的活,别的人干完就下班了,车间里只留下苏胜勇忙碌的身影,他在琢磨怎样才能把活干得更好、更漂亮。
“噢,就是那个焊工啊。”
苏胜勇苦练基本功,仔细钻研技术,向师傅请教,经常和同行切磋、交流,还专门从外面拜师学来了一手一流的氩弧焊技术,“车钳铣刨焊”样样精通起来。于是每当提起苏胜勇时,大家都会想到:“噢,就是那个焊工啊。”国防科工委评选技术能手时,苏胜勇理所当然的被院里推荐上去。开始评选时,苏胜勇的领导被评审组叫去,评委问:“你们报上来的这个钳工怎么干的都是电焊、车工这些工作?你们确定一下有没有报错材料!”
  苏胜勇总是被别人问起:“既然你是工人,把自己的工种做好就行了,学那么多干吗?!”然而他们得到的回答都是:“尖端设备需要高技术工人,并且干一行就要爱一行,更要精一行,我就是想踏踏实实地把工人这行做好。”
  2006年9月,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授予苏胜勇“中华技能大奖”荣誉称号,获奖后,苏胜勇的感言这样写道:人的一生有多种路可走,既然选定了目标,就要一直走下去。只有把战胜困难、迎接挑战,当作一种职责,才能排除一切杂念,超越自我。“大奖”是每个中国工人都向往的,能获此殊荣是我的荣幸,荣幸之余是无尽的感谢,感谢原子能院为我搭建了串列加速器维修这个平台,感谢我的师傅严格的教诲和身边同事的帮助,才铸造了我今天的成就。“大奖”并非终点,只是一个新的起点。
奔跑在国产化的大道上
  当你走进苏胜勇的办公室,很可能以为是来到了车间。推门进去,一张铁制的、厚实的工作平台就跃入你的视线;一个大号的抽风机嵌在窗户上,格外显眼;一瓶大号的氧气瓶和一台标着“氩弧焊机”的机器摆在门后;惟有窗台摆满的绿色植物能让你感受到些办公室的气息。
  “你喜欢养植物啊?”记者问道。
  “也不算喜欢,就是听说绿色植物能在晚上吸取臭氧,所以摆一些在这,第二天白天空气会好些。”记者想起苏胜勇同事的一些话:“他总是晚上加班到很晚,累不说,要是用氩弧焊,会产生很多臭氧,人呆在里面透不过气。”此时,记者也明白了那个大号抽风机的重要作用。就是在这间狭小的私人工作间内,苏胜勇为输电梯国产化研究打造出了一件又一件合格产品。
  输电梯是加速器充电系统的核心设备,它的作用是将电荷由低电位源源不断地带到“头部”,使电荷积累形成高压。输电梯也是故障发生率较高的设备。输电梯的组装和调试是输电梯能否平稳运转最重要的两个环节。
     最初,输电梯是由美国HVEC企业组装的,并且也是按照这个企业组装方法进行测量的,但一直有测量数值不重合,多次校核仍无法重合的问题。参与此项工作的苏胜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经过多次试验和检测,苏胜勇觉得HVEC企业组装工艺有一些问题,并且输电梯每个部件都有一定的加工误差,使用HVEC企业的测量方法,不能将误差真正地反映出来。为了及时解决问题,保证输电梯按时组装完毕,办公室又成了苏胜勇的工作间和休息室。最终,他否定了美国企业的测量方法,提出新的测量方法,新方法准确反映出零部件相互制约的现象。
  在输电梯调试上,有的人就认为国外工程师经验足,方法先进,于是国内的输电梯都是请美国现场工程师亲自来调试,这些洋师傅用了一个半月时间,才把输电梯的摆度调整到1.5毫米。在洋师傅调试过程中,苏胜勇看出这些国外工程师的调试方法有很大的问题,盲目性大,没有抓住问题的关键,怎样才能更快更好地调整好摆度呢?
  每次国外工程师调整摆度时,苏胜勇都细心观察,仔细琢磨。通过对国外技术的吸取消化,苏胜勇找出了造成输电梯摆动的主要原因,创造了“输电梯组装新工艺”和“输电梯调试法”,以往需要20多天的调梯检修时间被缩短到1~2天。按照他创造的组装调试输电梯的方法,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创造了加速器运行1年未开筒检修的最好成绩。而此前平均每年检修4~5次。在第二届全国高压型加速器学术交流会上,苏胜勇发表了《HI-13串列加速器输电梯组装及调试》论文。该论文现已成为相关检修人员必读文章。
  经过多年运行,输电梯的国产化势在必行。上个世纪90年代,苏胜勇参加了输电梯国产化课题,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问题是解决易损件——尼龙绝缘子的国产化。为了使关键部件尼龙绝缘子的性能,达到或超过国外同类产品,他设计加工了绝缘子剪切拉力仪,对进口和国产绝缘子进行机械强度测试,及时提供数据给生产厂家,改变MC尼龙材质的配方和生产工艺。经过无数次测试,MC尼龙硬度最终达到最佳效果。
  在输电梯圆筒的加工上,他不是一味地模仿国外产品,而是改变其内部结构,使整梯重量减少28千克,降低了梯子的磨损度。1994年5月,他们将一条全部零部件为国内制造的输电梯安装在加速器上,经过3000小时的运行考验,稳定性远远超过国外产品,实现连续供束2000小时无故障。经过实际运行,国产输电梯不但性能超过国外同类产品,而且费用从100万元减少到23万元。
  为输电梯改造锦上添花的还是苏胜勇。以前导电橡胶轮都是从国外订货,每套两个共7000美金。而2002年后,由于国外相关企业的倒闭,国外订货终止。而导电橡胶轮又是易损件,国内又没有相应的替代产品。在无备品的情况下,如何维持加速器正常运行,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以往如果输电梯与导电橡胶轮金属护板磨损到相碰,即为报废,如继续使用将造成充电系统放电,加快输电梯磨损。苏胜勇根据多年的检修经验,在不改变橡胶轮直径的前提下,将橡胶轮两侧金属护板直径缩小,并磨出了专用车刀,在车床上对橡胶轮凹槽进行修复。2004年底,改造后的橡胶轮投入加速器上运行,至今,其性能指标与新导电橡胶轮没有差别。仅此一项改进,就为国家节约了28万元。
水平可与高工比肩
苏胜勇办公室的墙上贴着两张电脑制作的图,一些没地方贴的图卷起来靠墙放着。
  “这都是用CADApp绘的图吧,您的工作就是按照这些工程师设计的图开展的吧。”记者问道。
  “这些图都是我制作的。为作这些图,我可费了不少功夫呢。”这番话着实让记者惊奇不已。现在一般大学生都不会用这些App,作为一名工人,苏胜勇竟然能熟练使用,并且可以做出这么复杂的图纸。而更让人吃惊的是,他不满足于此,“用二维App绘出的图不是太明了,我现在正学习三维绘图,到时候绘出的图更形象。”
  苏胜勇用手指着墙上一张注明的“设备总体布局图”向记者先容起串列加速器升级工作来。2005年初。苏胜勇作为总体机械设计师,承担了原子能院四大平台之一——串列加速器升级工程中子项“注入器改造”的设计工作。
  一年来,苏胜勇几乎放弃了所有节假日和晚上休息时间,查阅国内外相关资料,利用计算机CAD制图近千张。完成了复杂的“350kV注入器”台架及整个束线上30套非标件的设计、加工。根据设计要求,该工程需要一根1.25米长的加速管,如果国外进口,需要37万元,为了节约经费,同时也为今后加速器使用的超大型加速管国产化摸索经验,原子能院决定自己封接加速管。
  如果采用现有内定位的工装夹具封接加速管,只能封接1米以下,需要两段连接而成。这样会给安装增加难度,同时多了一个漏点。
  为了能封接出所需长度的加速管,苏胜勇重新设计、加工了工装夹具,将原始的内定位方式改为外定位,成功封接出所需长度的加速管,而总经费仅用了不到5万元,有效解决了内定位芯轴难取出、封接长度短的问题。该加速管已通过了真空及电性能的测试工作,完全达到了设计要求。此项工作是他参加工作以来,设计最为完整、技术难度最高、出图量最多、耗时最长的一项工作。
  对于设计图纸来说,苏胜勇可以说是驾轻就熟了。在ADS洁净核能系统物理和实验研究——RFQ加速器真空系统的加工中,由于系统形状复杂,断面成八角形状,四个泵口在焊接后如果机械位置在空间偏差超过1毫米,将无法与RFQ腔体相连,具有相当大的难度。不锈钢焊接变形是此项工作最大难点。苏胜勇根据多年焊接经验,对图纸进行了重新设计。他提出将所有焊接处开槽,降低焊接电流,并设计了多项工夹具,及时调整焊接变形量,确保了系统中两个十字交叉泵口的空间尺寸位置,当将焊好的真空系统安装到加速器上后,真空指标达到设计要求,受到专家一致好评。
     因为是科研院所,很多实验需要的设备或者零件都是非标件,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科研人员只有去找厂家专门定做。但是由于数量少,厂家是不愿意做的,经常吃闭门羹,有厂家做的,价格也比较高,这不仅延误了科研时间,也提高了科研成本。为了能解决这个问题,给科研实验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苏胜勇主动提出承担设备件的加工。有一次,为了解决一个设备的变形问题,需要一种特制的平台,苏胜勇自己设计,做了一个平台,顺利地解决了问题。至今,那个平台还在使用中。
苏胜勇参与的工作早已不再局限于一个工人能作的范围,难怪在他评选高级技工时,评委说,以苏胜勇所做的工作都能评选上高级工程师了。
 当工人是我的选择
有人给苏胜勇这样的评价,爱做别人看来不可能或是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转干对很多工人而言是梦寐以求的事。但苏胜勇却多次放弃转干机会,甘愿扎根在工人岗位。当时,苏胜勇所在室的支部书记位置空缺。苏胜勇是老党员,在平时工作时,爱帮助人的他和室里每个人都保持了很好的关系,大家有什么事情也爱和他唠叨唠叨。大家都觉得苏胜勇是支部书记最合适的人选。但当领导找苏胜勇谈话时却遇到了问题:苏胜勇不愿意接替这个职位。“我是工人,和机器、零件打交道惯了,让我做支部书记,管理人可不是我的擅长,我还是愿意踏踏实实地把工人的事做好。”苏胜勇继续在工人岗位上忙碌着。
  之后,原子能院核物理所工会主席又出现了空缺,按照院里的规定,所工会主席也是纪委书记,相当于副处级别,苏胜勇自然又是首选人员。所领导再次找到苏胜勇,这次依然没有做通苏胜勇的思想工作。苏胜勇就这样放弃了两次转干的机会。
2004年,原子能院串列加速器升级工程正热火朝天地开展着。一天,领导叫住正在车间工作的苏胜勇,“瑞典有一个项目想从院里调几个人参加,刚好有个岗位很适合你,院里想推荐你去,你考虑一下吧。”“我不能去。”苏胜勇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他知道这个节骨眼上,把自己做了一半的工作交给别人,不仅别人需要时间磨合,并且有可能不适应自己的思路,如果出现失误,这对加速器升级工程这个庞大、精密的工程来说将产生严重影响。他也知道放弃这个出国的机会,不仅放弃了年薪30万元的收入,还放弃了学习国外先进技术的机会。“当年我和苏胜勇在瑞典学习时,他就告诉我这是个难得的交流学习的机会,他渴望有机会能再次出来看看。”苏胜勇的同事回忆。尽管苏胜勇也觉得很遗憾,但“如果再让我选择,我还是会放弃那次出国的机会。完成科研任务是我的职责,也是给我的最大‘报酬’。”
  苏胜勇有腰痛病,天气凉下来的时候,就经常发作。“能看出他走路的姿势都是变形的。”他的同事说。对自己的病,苏胜勇不太在乎,甚至连医院都没去过,“如果是腰椎尖盘突出,医生都说治不好,去看有啥用,再说天暖和了就好了,自己的病自己知道。”当被记者问他腰不好,而且快50岁了,一旦病痛影响工作,干不下去有什么打算时,苏胜勇告诉记者,“每周我都打羽毛球、篮球,有时还踢踢足球,院里的游泳纪录还是我保持的呢,到现在都没人打破,我相信自己能干到退休。”
在苏胜勇办公室里,书柜中几本厚厚的文件夹引起了记者注意,随手抽出一本,“检修日志”,翻开一页,工整的蓝黑色钢笔字印在了有些发黄的纸上,一条曲线图从叠着的夹页中露出来。纸上记录的是苏胜勇参加维修工作以来遇到的问题解决的方法, “你可别小看这本日志,我发现现在出现的一些问题,很多都是以往我解决过的,人上了岁数,记性不太好了,查查这些记录,就找着解决的方法了,特别方便。”对于这些维修记录,苏胜勇还有着更长远的想法。他眼瞅着就“奔五”了,手上的这些手艺,总得往下传吧,而这些都是他精心积累的经验,对于后来者无疑是一笔难得的财富。
  “人品好”、“业务好”、“挺热心的”,是很多人对苏胜勇的评价。“别看他不太爱说话,可组里的人都服他,一到年终总结评优,票选最多的总是他。”听了大家的这番话,苏胜勇也只是轻轻地笑了笑。在原子能院,甚至食堂大厨的炒勺断了,也会找他;来所里做实验的同志自行车坏了,也会来找他……不管是加工设备还是修理物件,只要求到他,二话不说,都会尽力帮你解决。
  如今,苏胜勇,这个被大家称赞为“了不起的工人”,正踏踏实实地行走在自己所选择的人生道路上。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