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学问 > 风采中核
余根密:钢筋铁骨般的地质人
文章来源:mobile.348365365.com资讯宣传中心 日期:2008年04月23日

    余根密家在福建省古田县农村,解放前讨过饭,当过放牛娃。新中国成立后才翻身做了“主人”。余根密对“主人”两字有着深刻的理解。他说:“我常想,大家既然当了国家的主人,就要当好这个‘主人’。是‘主人’就要尽职尽责,就要多吃苦,就要多干活。”

    几十年来,余根密正是这样默默地实践着自己的心愿,用自己平凡的劳动奉献出一名新中国的“主人”对祖国、对铀矿地质事业深深的爱。

    1964年,24岁的余根密从部队转业来到二六四大队十分队。面对满目青山,这个接受过5年部队生活熏陶的青年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干出个样子,当一名合格的地质工人,尽好“主人”的责任。

    一个初秋的夜晚,刚睡下的余根密听说钻机出了事故,一骨碌爬起来,奔到工地。他和钻工们一起紧张地处理孔内事故,不料闪飞的管钳猛地打在他的右腿上,顿时鲜血涌出,疼得他眼冒金花,汗珠直冒,倒在地上。

    同志们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抬回驻地,抬上救护车。余根密却忍着剧痛,对安装队的同志叮嘱急办的事情:哪个机场要抓紧平,哪个管子漏水要换下来……

    一旁的同志听着听着,眼眶都湿润了。

    “胫骨、腓骨全被打断了!”医生的诊断让余根密心急如焚,痛苦万分。

    “没有腿,怎么能爬山打钻啊!医生,你们一定要治好我的腿呀!”余根密喊着、乞求着。

    “多好的同志啊!”医生感慨道。

    在养伤期间,为了能早点走路,腿刚刚能着地,余根密就忍着疼痛,拄着拐杖,顽强地开始锻炼。一步、两步……跌倒了,爬起来,再练……拐杖一连磨破了他的三件衬衣。伤没痊愈,他就急着出了院。

    回到分队,领导要给余根密换个室内轻便的工作。他一听,急了,叫道:“我是安装队长,能走就要上一线。”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来到工地,又和安装队的同志一起风里来、雨里去,干起了修路、平机场、搬钻机等繁重的体力劳动。

    一次钻机搬迁,余根密伤痛发作,仍顽强坚持工作。搬迁结束后,同志们都下山了,他却疼倒在半路上。同宿舍的老刘见他久久没有回来,就去找他,才把他扶回分队。晚上,他服了点镇痛药,求老刘一定要替他保密。第二天,他又一瘸一拐投入到紧张的劳动中。

    一个冰雪封山的冬天,山上的水管被冻裂了。正在发烧的余根密闻讯,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带领安装队的同志上山抢修。冰冻路滑,每前进一步,他的伤腿就钻心地疼。但想到钻机即将断水停产,他咬牙顶着。上坡时,他双腿跪在地上拖着水管往上爬;下坡时,他坐在雪地往下滑。就这样,他和同志们在冰天雪地里连续奋战了近10个小时。

    多少个春夏秋冬,余根密就是这样以惊人的毅力忍受着伤痛的折磨,顽强拚搏在生产第一线。

    ——钻机搬迁,他总是第一个到场,最后一个下山;

    ——装车卸车,他每次必到,同志们都风趣地叫他“装卸车常委”;

    ——周末领导和部分职工回大队部休息,他代替值班,喂猪、做饭、烧开水、看仓库,样样都干;

    ——年终放假了,他把招待所的床单被褥洗晒干净才离队;就连工区放影片,他每次也都去帮助挂银幕、拉电线;

    ——工棚拆迁,他把用过的元钉、扒钉一颗颗拣起来,敲直了再用;钻机搬迁后,他总要返回老机场看一遍,哪怕是一个旧螺帽、一根铁钉、一段铁丝,都要拣回来。多年来,队里用的镐把、锹把从未买过,都是余根密用山里砍的杂木制成的。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他还保持着开荒种菜的习惯,每年少则几百斤,多则2000多斤,都无偿交给食堂。 …… 这就是作为一名普通铀矿勘查工人的余根密。这就是作为一个共和国“主人”的余根密。如今,余根密虽已光荣退休,回到福建老家安度晚年,但他山一样坚韧的性格、无私奉献的精神和品格,正鼓舞和激励着新一代铀矿地质工编辑为振兴祖国的铀矿地质事业开拓进取,奋勇向前!(孔繁东 张启堂 王维国)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