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身边榜样】记mobile.348365365.com优秀党务工编辑宋君武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6年08月31日

    “这个科研项目能够在大家手中成功实现工业化,有压力,但也很自豪。这么多年来所有的付出都值了……”作为中核北方高温气冷堆核燃料元件厂党总支书记、副厂长的宋君武,对于我国完全拥有自主常识产权、全球第一条具有第四代核技术特征的工业化规模燃料元件生产线——中核北方高温气冷堆核燃料元件生产线的建成,深有感触。

  风里来雨里去的8年

  “高温气冷堆核燃料元件生产线项目能够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仅立项就一波三折。”宋君武说。2008年7月的一天,下班时间,本来准备少加一会儿班,兑现几天前就给孩子许下的承诺,“接他放学回家”,宋君武却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

  电话通知:马上与厂长连夜去北京,参加一个关于高温气冷堆燃料元件生产线建设项目的重要会议。就这样,没顾上带一件换洗衣服的他们,整理好开会需要的文件资料,便急匆匆坐上了赶往北京的航班。也赶巧了,北京当晚正下着大雨。

  正在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北京,人满为患,凌晨1 点了,没来得及预定旅馆的两个人,还在大雨中四处寻找住处。“当时在一家酒店就跟人家商量,说在大厅呆上三、四个小时,可以按房价给钱,那都不行。”宋君武回忆。几经辗转,最后还是在一位好心出租车司机的帮助下,在一个很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小旅馆。稍作休息的他们,天刚蒙蒙亮,就穿着被大雨淋湿还没有完全干透的衣服赶往了会场,衣服贴在身上还是凉的。

  8年来,或许连宋君武自己都记不清,他究竟在包头与北京之间往返了多少次。

  提前18个月建成生产线

  人们常说“好事多磨”,宋君武他们干的这件前无古人的事儿,正应了这句话。困难不知什么时候,就横在了面前。国家大部制改革,日本福岛核事故,对于还在“襁褓”中的全球首条工业化规模高温气冷堆燃料元件生产线来说,都是致命性的伤,“那段时间,遇到其他生产线的同事询问时,心里很不好受。”中核北方高温气冷堆燃料元件生产线技术员丰丽娟说道。

  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盯了这么多年的项目,不忍心放弃,队伍也绝不能散,散了,工作没办法进展。不到最后一刻大家谁都不能放弃,这个团队必须得时刻准备着。” 说到这里,宋君武有些哽咽。“当时宋书记看大家军心不稳,毕竟都是年轻人,谁都不想把青春耗在一项当时看来没有前途的事业上,大家有所动摇。他就找大家谈话,给大家打气。”丰丽娟回忆着,“当时大家十来个人相处得非常好,像一家人一样,虽然项目停了,但大家的工作没停。”

  2013年2月,折腾了五年的高温气冷堆核燃料元件生产线建设项目总算落了地,获批建造许可证。同年3月,生产线开工建设,10月,就完成了土建施工。2014年12月,设备的安装和单体调试工作完成。2015年4月,取得国家环境保护部华北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投(贫)料许可,进入贫料调试生产阶段。为打好调试这场攻坚战,宋君武结合实际工作,充分发挥党组织的作用,开展了“发挥党员作用,做好工程收尾,顺利转入生产阶段”的党员攻关工作,并成立10个党员项目攻关小组,专攻调试难题。

  溶胶凝胶工艺是高温气冷堆燃料元件生产的关键环节,溶解槽是这个环节的关键设备。之前清华实验线因为生产能力小,采用了立式溶解槽。但是在生产批量大的工业化生产线上,采用立式溶解槽就会有“晃动过大”,容易出现临界的安全问题。当一个群体面对一个困难时,总要有人挺身而出,总要有人率先而行。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攻关组也就充当起这个角色。几经实验、研究、讨论后,决定改“立式”为“卧式”,这是国内首次使用卧式溶解槽。“工厂是第一次用,大家也是第一次见。”技术转让方的清华大学老师郝少昌说。“行不行大家心里也没底,最担心的就是怕颠覆,如果不行,时间节点就很难保障了。后来做了大量实验,进行了多次改进,最终成功了。”宋君武说。

  2016年3月27日,高温气冷堆燃料元件生产线如愿进入到生产阶段。至此,一代中核北方人守护了8年的梦想,比初步设计批复建设周期提前18个月完成。

  回首8年来,高温气冷堆燃料元件生产线的建设,从一片平地,变成整齐划一的厂房,从一张张图纸,变成一台台先进的设备,宋君武作为第四代核电燃料生产线的建设者之一,备觉欣慰。这期间,沮丧过,摔倒过,可他始终坚持着、努力着。国家排球队教练郎平说:中国的女排精神与输赢无关,不是说赢了就有女排精神,输了就没有,要看到这些队员努力的过程。对于宋君武这样的核工业者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林丽圆)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